铁打的互联网,流动的信息

删除与新增

昨天,在朋友圈有一篇来自《人物》杂志的文章被反复删除,又被不少网民不断“创造”新版本发出,删除、新版本出现、删除,新版本再出现。一天下来出现了:简体中文版、繁体字版、德文版、火星文版、天书版、金文版、甲骨文版、古希腊语版、摩斯文版、毛笔字版、方言版,还有二维码版等等,大概出现20多个版本,这个数量还在增加。

这篇文章是采访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人物采访稿,以前也会出现一些违规文章被删除,可是从未出现今天这样不断删除和新增的超级现象级事件。这当然会有文章内容自身原因,也有网民诉求的原因,但这些都发生在网络环境中,发生在具有社交属性的公号和朋友圈中,这对我们认识、思考网络又提供了一次“悲伤”的机会。


“3,2 ,1,停!”你从这个现象中发现了什么?


初心与结果

互联网建设之初,它的初衷是想让每个人都能获得信息的权利,能够实现信息去中心化,不能将发声筒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万维网的发明者伯纳斯.李,他成功开发了超文本传输协议,但他从未收取一份专利费,他希望万维网能够带来更多的信息平等。

随着互联网这30多年的发展,信息的中心节点越来越明显,新的“发声筒”正在形成。理论上任何一条信息可以链接到网络上公开的任何信息,但要触达到那些权重较低的节点网页,是非常困难的。举个例子,每个人都可以发声,都可以在网上发表观点,但有多少自己认为非常有价值的信息却石沉互联网,一点浪花都不曾泛起。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大部分的APP信息都不对外公开的,通过综合搜索引擎也无法搜到这些信息,它们就变成了信息孤岛,这些信息是公司重要“资产”。那些超级APP的背后是巨头互联网公司,拥有强大的产品生态体系。如果想要使用里面的信息,就必须进入该公司搭建的圈子,使用旗下的产品。当然,进入圈子之后也就需要同意里面的规则。

互联网建设的初心和目前出现的结果,似乎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偏移。在极光有一份报告中指出,头部公司建立的APP生态圈,用了不到三成的APP占据市场用户七成以上的使用时长,这样的差距还在进一步拉开,互联网的平等和共享变得越来越虚化。

遗憾的是,不仅公司在圈建自己的信息岛,很多个人或者所属的团队也在搭建自己的圈子,圈层现象也愈演愈烈,早期的社群经济,近期的私域流量早已都是互联网从业人员热论的话题。

一旦信息过度集中,那信息的流向是网民决定,还是由算法决定,还是由公司决定呢?


“3,2 ,1,停!”你认为互联网公平吗,你能获得需要的信息吗,为什么?


自由与监管

互联网本是言论自由、信息公开共享的环境,任何人既可以发布自己的观点信息,也可以看到发布在互联网公开的任何信息,但由于互联网本身的特征,信息监管变得异常重要。信息监管包括国家层面的法律制度,也包括各平台自己的规则。

而今天关注的这篇文章也体现了自由发表和平台监管的“对抗”,大家是在接力发声,但也可以看到控制与自由之间的“博弈”。

由于在互联网上,每个网民都可以使用虚拟身份,匿名化的结果会让网民选择性的呈现自己个性特征、观点,以及私人信息,如果自己不喜欢、说错了,可以随时删除记录,或者更换身份,有这样的“隐形衣”就会产生一些虚假信息和夸张信息。作为信息监管平台也是一项挑战。

在互联网不仅有匿名的特征,还有一种不受控制、不被他人发现的错觉,网络心理学有一个叫做“去抑制化”的名词。因为是匿名的,似乎变得更加自由、更加大胆,平时不敢说的话,在网络上随便发表,平时不能做的事情,在网络环境中肆意为之。特别是在自我道德约束下的很多行为,在网络环境中最容易暴露出来。想必大家对“键盘侠”“网络喷子”也有自己的感受。

虽然在中国已经采用了实名制上网,但虚拟化的身份依旧存在,匿名和不受约束的特性也还存在,特别是针对网络素养不高的群体,没有想过为自己的观点发表负责,也没有想过这样的信息会误导他人,只有到了触犯法律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错误行为。

可事实是,更多的网络言论与行为是处于道德和法律之间的地带,是需要靠自我约束来实现的。监管与自由会一直相伴存在,而作为平台监管需要顾及监管的权限与基本原则,作为网民也要思考在网络活动中,自由的底线与责任。


“3,2 ,1,停!”你对网络信息的监管与个人自由发生是如何看待的?


流动与阻塞

一方面,互联网信息在一点点集中,我们需要进入不同的网络应用生态圈,遵守相应的规则和玩法;另一方面,网民想发表自己的观点,获得不同的信息。

信息满天飞,相同的信息需要发布到不同的平台,这样才能触达这个圈子的用户;为了遵守所在平台的规则,信息还需频繁加工,必须重新编辑初始的信息,使信息更加符合平台的规则,符合平台传播的特点。

在互联网环境中,信息的复制与再编辑成本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在不停的复制编辑中,共创出了今天朋友圈的现象。凯文凯利在《必然》中有这么一句话:复制品经过复制,进而产生新的复制品,由此泛出一道道波纹,向外荡散开来。

网络信息在发表、复制、编辑、分享不断推进信息的产生与流动,于是就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乱想”,信息超载,信息真伪难辨,但求快速发表、转载、评论占据注意力的优先时间权,不求信息质量。

作为普通的互联网参与者,如何应对这样的“乱想”和“困境”呢?让信息继续流动起来!

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已经建立,我们也几乎不可能摆脱互联网环境,无论你是否愿意,它都已经存在,无论在大圈的网络,还是小圈的网络,你我都沉浸其中,这就是铁打的互联网。

对于我们网民,既然没有能力颠覆互联网的存在,也无法短时间打破已有的规则,也不具有足够的精力去辨别每一条出现的信息,那我们能做的就是让网络信息多流动一会儿。无论是正确的信息、还是错误的信息,让它流动起来。

信息的复制、转发、再加工都在促使信息继续流动,一旦流动起来,会有交汇点,会有逆流现象,会流向小渠,会有偏移,这时再去发现信息的不同维度,不同侧重点,尽管抓取流到你屏幕前的那部分,要相信不可能获得全部真实的信息,我们只要保持镇定,带点思考掌握有限的内容做好迎接下一波信息流的到来。

在《必然》中,还有一句:他们(信息)只是流向了过去,如果你想再看一下什么东西,还是算了吧,它消失了。在互联网环境中,请不要阻塞信息的流动!


“3,2 ,1,停!”你接下来又将会如何面对网络信息呢?


即使它消失了,还是留下了痕迹,每个参与其中的网民都留下了痕迹,但当事人会留下烙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