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环境的学习之道

随着疫情的蔓延,在线办公、在线学习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变得越来越常见。本文我想讨论的是:在网络环境下如何学习。只有很好的理解网络和学习的特征,才能更好地利用网络资源获得自我提升。

在网络上有丰富、有趣的的学习资源,既能激发我们学习兴趣和动力,还能找到适合我们的学习内容。理想状况下,我们都可以按照自己的选择和节奏获得相应的提升。

但我们并没有因为网络资源丰富而获得较大程度的改善,这是为什么呢?其实,你不需要那么多的资源,网络信息量过大,也会干扰我们自主学习,关于信息量与选择的话题,我会在另一篇文章中详细说到。


“3,2,1,停!”你是不是在网络环境中也有类似的感觉:即使有无穷无尽的信息可供浏览学习,到头来好像什么也没有学到?


不同维度的学习过程

说到在网络环境下的学习,先看看在现实环境中是怎样学习的。

教科书或者老师的要求大致是这样的:认真预习、专心听课、踏实练习、好好考试。实际的情况可能是:没有预习,假装听课、马虎作业、恐怖考试。即使这样的学习,只要记忆好,题目会做,考试就不会差,“学习效果”也不会太差,但这是为了考试而学习,停留在了记忆层。

那好一点的学习历程是怎样呢?在生活中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内容,想去了解、去玩弄,于是自己会试探性摸索,观察其他伙伴儿怎么做的,或者去问问其他人,然后自己再去实践。不断循环试错、摸索,最后如愿以偿。这里有了想学,有了观察和理解,也有了实践。这个和自己小时候做玩具就有点类似,例如木质刀剑,陀螺等等。

再好一点的学习是怎样的,先有发现想整点啥,弄个啥,然后去就摸索试错,在实践过程中还会思考彼此的联系,会不断做出自己的总结,这样为后面的学习提供经验,这里有综合分析,还会评判做得好与坏。

其实,学习可以简单看做一个认知过程,不同的学习方法会达到不同的认知程度。这也刚好符合布鲁姆知过程理论,依次是记忆、理解、应用、分析、评价和创造

整个认知过程中,最为重要的是理解,理解需要基础知识、重要概念和发现彼此之间的联系,无论是基础知识、重要概念,还是彼此之间的联系,都需要丰富的陈述性信息。虽然有些内容还需要程序性的信息才能辅助理解,但认知学习阶段,陈述性信息(知识)更为重要。

这样一来,只要一个人所掌握的知识面足够广,那理解新知识就越容易,那学习也就越容易、越高效。这一点很多人都有体验,原本不明白的道理,过一段时间,经历得多了就开始懂了。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通过上学、看书、看电视、听人聊天获得更广的信息,学习获得新的知识。


3,2,1,停!”此时,请你想一想自己是如何学习的?最近是怎样学习,效果如何?


网络环境中的学习方法

好,现在该回到网络环境了!在网络环境中,我们只需要检索、浏览、收听、观看就能获得无穷无尽的信息。网络是一个庞大的学习资料库,但是,这个资料库内容比较混乱,而且还是动态的,它时长让你“三心二意”。

学习方法有很多,我在这里介绍一个适用于网络环境的方法——整合输出学习法

我们整个成长历程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将平时零碎的知识碎片不断整合起来,建立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在具体的问题中调用已有的知识储备。前者是整合,后者就是输出。

整合、输出分开是不难理解的,这也是很多人要做日更的价值所在。我们日常很少意识到这个过程,也没有总结归纳的习惯,也有很多人根本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知识体系,只有零碎经验的堆积。

在网络环境中,我们必须有很强的意识,有整合输出的意识、方法做指导,这样才可能有更高效的学习体过程,不然只会看得越多,忘得越多,焦虑越严重


“3,2,1,停!”你在之前,是否有意识做过“构建知识体系”,是否有想过“整合输出”的重要性?


具体怎么操作呢,可以简单概括为一句话:目的导向要鲜明,探究过程有深浅,高效收获借工具

目的导向要鲜明。网络环境下学习,借用“以终为始”的策略。最终的目的是解决问题,需要得出一个结论或一个方案辅助判断决策,这个过程就需要综合分析,整合相关信息得出可能得出的结论或方案。如果是自由散漫的闲逛,在网络环境中“十有八九”都会迷失。

探究过程有深浅。在网络环境中的每一条信息都有多维的解释和相关信息,理论上可以在一个主题上做无限深入的探索,但精力有限,目的不同,需要学会适可而止,在探索过程中就需要考量彼此的关联性,是否可以得出部分的结论,部分的方案,然后再循序渐进的前进。

高效收获借工具。信息的多元性、丰富性,仅靠大脑高速运转实属困难,有太多信息需要处理。所以,需要知识管理软件管理存储固有信息,利用思维导图、结构化笔记理清信息之间的联系和架构,需要一个共享平台随时调用所需信息。这些工具分别对应于关联、调度和库存。

用自身经历说明如何用好“整合输出”方法

我借用自己探究自主学习的历程,以此来描述在网络环境下是如何利用“整合输出学习法”的。

前文,我说到了“整合输出”学习法可以有三个要点,目的导向要鲜明,探究过程有深浅,高效收获借工具。现在将“整合输出”学习法做进一步拆分为具体的小点,可以概括为:大目标,小主题;快行动,作对比,会判断,得结论;再循环

大目标

我从关注自己“做了很多努力,好像成效不大”的问题开始,逐渐确定自己的问题与小时候所受教育有关。然后有了一个大目标:探究个人成长发展的影响因素。这是一个很大的目标,教育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可能都在研究类似的问题。

大目标不足以支撑自己去做具体的行动,但它可以帮助自己去关注相关的信息,例如关注教育环境、教育理论、教育心理学、社会文化、认知科学、计算机科学、教育技术……

这些都是“泛在性关注”,得到的都是一些零碎信息,这些泛在性的信息来自于生活、书本,更多来自于网络。

在有大目标后的阅读过程中,即使是零碎的泛在性信息,关注了解的信息多了,大脑会自动做相互联系,逐渐会萌生一些小主题,为进一步探究提供可能性。


“3,2,1,停!”你是否有这样的经历:在网络上浏览信息的时候,忽然发现阅读的内容和另外一个信息相关,甚至当初还想过做进一步探究,只不过“错失”了一探究竟的时机。


小主题

世界是复杂的,我们要承认,不可能掌握所有的知识,只能在局部加以深入了解和研究,形成知识块,然后将知识块之间建立彼此的联系,最后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就如同积木一般,想搭建一个机器人,那就需要寻找不同的积木块,试探性的拼接,最后搭建成一个自己认为像机器人的作品

这里说的知识块、积木就可以看做是具体问题中的一个个小主题,这些小主题也都是来源于所关注的信息中。例如,我关注个人成长问题中发现自主学习很重要,一个人如何才能进行自主学习,这就变成了一个研究的小主题。

所以,我在“探究个人成长发展的影响因素”这个大目标下,发现了一个小主题:如何自主学习,进一步缩小到网络环境中的自主学习,也就有了这篇长文和其他相关几篇文章。


“3,2,1,停!”小主题其实容易发现,但我们不一定会去做进一步探究,你、我、他很多人都是如此。你曾经有这样的经历吗,想去探究某个小主题,却始终没有进行。


在网络上学习需要带有“功利性”,带有目的性,而且有意识让自己去做小主题的探究。

快行动

有了小主题后,还是可能会随时关注其他方面的信息,新的信息总是很有吸引力,很容易出现“看了新的,忘了旧的”现象。

所以,小主题一旦形成,而且也有意愿做进一步的探索。这就必须抽出固定的时间做更多深入阅读、探究,最为便捷的办法是利用检索技巧做各方面的信息收集。

我在做自主学习探究的过程中,收集相关资料有自己的经验,更多的是利用关键词在各平台进行检索的,有微信的公众号文章,知乎的详细回答,搜索引擎找文章、视频,还有重要的板块是相关论文。只有行动起来了,才有继续探究下去的可能。

有些资料用处不大,有看完就关闭网页,有些比较有价值的资料会保存到了为知笔记里。


“3,2,1,停!”你可以回忆一下,有没有快速行动做探索的经历,再回想当时的感觉是怎样的?


作对比

有了小主题,也浏览收集了不少资料,接下来重要的环节就是学着作对比,文章观点之间的对比,理论与实际作对比,现实环境与网络环境的对比。

我在这个过程中就集中做了三次对比:自主学习的主流观点与自主学习发生的真实情况;网络环境与现实环境;理论文章与自身经验。

仅仅停留在浏览信息,没有收集和多次反复阅读,也很难做出有效的对比。

会判断

判断过程是复杂的,可能是瞬间发生的,有可能是对的,也有可能是错的,但一定得有判断,有判断才会有停止和继续。不可能无止境的收集信息,需要在已有信息资源上做对比分析,做出相应的判断,然后接着进一步探究。

例如,在探究自主学习的过程中,根据已有资料和经验,我的判断有这么几个:自主学习不是自然发生的;自主学习是可以习得的;自主学习的习得不会简单、也不会在短时间形成的;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是需要设计的;自主学习是可以充分利用网络环境的;自主学习与接收的信息有很重要的关系。

在行动的基础上,能作对比、做判断才会思考、衡量自己探究的深浅,是否有必要进一步深入探究。

得结论

得结论可以看做是输出的过程。根据前面收集的信息、做出的判断,会得出相应的结论,以及寻找相关的证据和信息支撑。

例如,在探究自主学习的过程中,我写几篇相关的文,分别:“‘听话’而失去的主动探索能力”、“ 不是你不主动,而是条件未满足”、“ 自主学习的条件与网络有什么关系”等文章(这些文章不符合本网站主题,所以没有放在此处)。

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我借用构建主义的思想、认知过程理论和项目式学习的方法建立了一套网络素养与实践活动相结合的课程设计理论基础框架。


“3,2,1,停!”哪怕转发加上一点评论都是一次输出的表现,你可以想想自己网络浏览信息的状态是怎样的,有没有点赞、点评、有没有将其中的内容与自己以往的经验相联系。


再循环

这里的循环是螺旋式的,是迭代改进优化发现新主题的过程,以此不断往前推进。例如,我发现自主学习能力培养的教学设计中,非常重要的就是反馈设计,反馈又涉及到互动。

当互动反馈设计好了,持续性的习得概率就会提升。而反馈设计需要借鉴游戏化理论、认知过程理论、过程性评价理论等等更多的知识。这些也是后续继续探究的板块和努力的方向。

以上这些环节,绝大部分是利用网络和相关工具完成的,我用到有搜索技巧、论文查询、文章写作和知识管理软件,这篇文章是利用“幕布”完成大纲,然后慢慢完成的。

关于思路整理,目前还是习惯用纸质的涂鸦加部分视觉呈现。

关于“网络环境下的学习之道”暂时说到这里,主要谈到了大目标和探究两个要点,至于“高效收获需要借助工具”的内容,留到后面再继续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